衣帽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衣帽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才和战舞2014世界杯的魔幻与现实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3:10 阅读: 来源:衣帽架厂家

天才和战舞:2014世界杯的魔幻与现实

巴西美景城,大西洋吹来暖湿的季风。这座巴西第四大城市尚未迎来雨季,燥热的情绪开始疯长,一个月后,消失得无踪无影。  又到了四年来最忙碌的季节,梅西住进了加洛城酒店18号房间,只需一个世界杯冠军,梅西就将达到或者超越他的前人马拉多纳的高度。

历史总是给人莫名的期待。1978年,阿根廷在本土举行的第11届世界杯上夺冠,这被看做一届“没有突出球队和球星”的世界杯,阿根廷队依靠南美技术和欧洲战术折桂。  36年后,世界杯赛再次回到南美大陆。因为年少时的侏儒症,梅西在13岁时被南美足球抛弃。他在等待一个机会,带着拉玛西亚的血统拿回他本应拥有的东西。  这是世界杯赛第五次在南美举行。竞技是现实的,但在南美,足球又是魔幻的。“我将在球场内献出生命。”梅西的队友马斯切拉诺说。在前四次,南美人从未让雷米特杯离开这里,直到它被一帮小偷熔为了金块。  尽管世界杯在宿敌巴西举行,但第三次举办世界杯的巴西,此前从未在本土捧杯。这一次,梅西的对手,是他在俱乐部的“助手”内马尔。  不管是否情愿,竞技总有一个结局。从球场上的比分,到球员命运的流转,不管结局是现实还是魔幻,年轻的梅西、内马尔以及南美足球,都等来了最好的机会。  狂热  当27岁的埃斯科巴在麦德林市一家夜总会的停车场被发现时,他身上中了12枪。几个月前,7岁的梅西刚刚加入了他的第一支职业俱乐部——纽维尔老伙计队,2岁的内马尔可能还在吃奶。  1994年世界杯,身为哥伦比亚的队长,埃斯科巴在和美国的比赛中打进了一粒乌龙球。这不仅让哥伦比亚吃到了小组赛第二场败仗,也让这支贝利口中的夺冠热门被淘汰。  他没听女朋友的劝告,坚持要去那家夜总会,埃斯科巴希望从魔幻回到现实,“我的生活应该继续”。这恰好与他刚输球时相反,那个时候,父亲劝他别急着回国,但他不能接受,“我要回到我的国家,我要面对我的人民。”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中后卫,埃斯科巴曾是这个国家的骄傲,他是哥伦比亚第一个收到AC米兰邀请的球员。同那些出身卑微,希望通过足球离开贫民窟的南美球员不同,埃斯科巴出生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球迷都叫他“足球绅士”。这个称呼在南美真是扎眼。  历史充满了诡异,20年后哥伦比亚的队长,是曾在AC米兰效力的中后卫耶佩斯。与当年一样高市值的前场球员也比比皆是。  而在1994年,哥伦比亚,乃至整个南美都是足球的祭坛。阿特莱蒂科民族队的老板是毒枭帕布洛·埃斯科巴,贩毒集团老板吉尔伯托和米格尔掌握着卡利美洲队,米格尔甚至还是美洲队的总裁,波哥大百万富翁队的控制人则是大毒枭加查。  1989年,这个国家的联赛刚刚因为裁判奥尔特加被谋杀而停赛。1992年,民族队中场费里普·佩雷兹在寓所中被发现藏有大批武器入狱,出狱后即被人枪杀。  埃斯科巴被杀丧命并不是第一次在世界杯发生。1950年,巴西迎来了本土举行的第一届世界杯,这也是南美洲举办的第二次。为了这次盛会,巴西修建了能容纳18万人的马拉卡纳球场。  只有桑巴能够解释巴西对足球的如此狂热。到上世纪80年代末,全世界有20座10万人以上的球场,其中巴西就有9座。  1950年世界杯巴西与乌拉圭的决赛,马拉卡纳球场塞进了20万球迷,结果巴西1比2输掉了比赛。出人意料的结果使四位观众离世:两人愤而自杀,两人心脏病突发。  天分  如此彪悍的土壤,让桀骜不驯的南美球员见惯了大场面。  1962年,第7届世界杯在智利举行,这是一届“肮脏”的世界杯。球场上的大打出手多过了球员的精巧配合,几乎每场比赛都有球员被罚出场外。开赛三天,竟然有34名球员是被“抬”下场的。  从这届比赛开始,防守开始被各支球队重视,四后卫代替过去的三后卫,成为足球场上的标配。32场比赛,入球总数只有89个,平均每场入球2.7个,创造了世界杯历史上的新低。要知道此前一届世界杯,法国人方丹一个人就进了13个球。  在智利的报纸上,“拳击赛”成了世界杯的代名词,意大利、南斯拉夫、西班牙以及智利四支球队,更是公认的“粗野之尤”。  当年的6月2日,被视为世界杯历史上的“黑色日”。在著名的圣地亚哥球场,智利和意大利的球员在场上大打杀伤战术,犯规不断。意大利的法里利因为闹事被警察扭出场外,另一名队员被智利队员踢断鼻梁骨。最终在警察的维护下,智利以2比0击败意大利。  但靠“粗野”拿不到最后的冠军。巴西夺冠的法宝是加林查,而不是贝利。贝利只踢了一场半就因伤退出了比赛。“跛脚”的加林查是“足球史上盘带最出色的人”,他参加了三次世界杯两次夺冠,只是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尝到了失败。  1980年的狂欢节游行中,加林查被邀请登上花车,但全国的电视观众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巴西队球衣、喝得烂醉而几乎人事不省的加林查,他瘫靠在花车上,表情漠然,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49岁时,加林查死于酗酒。  在足球史上,作为“天才”的球星多出现在南美大陆。那届世界杯前两个月,埃莫雷·莫雷拉才当上巴西队的教练。在主张运动员自由发挥方面,莫雷拉是最大胆的教练,他的名言是“有贝利、迪迪和加林查这样的球员,干吗还需要战略?”  这样的传统实在是一脉相承。1930年,乌拉圭独立100周年,当地举办了第一届世界杯。但在当时,南美还只是足球的“新大陆”,欧洲大佬们害怕舟车劳顿,13支参赛球队里有9支来自南美。  要知道,南美足协是世界上最小的洲际足协,只有10个成员国,以至于每次组织美洲杯赛,南美足协都要“借”球队凑数。  东道主夺得了首届世界杯,主教练阿尔维托·苏皮克西的秘诀是,每当队员上场比赛之前,他总对运动员嘱咐:“上场吧,能怎么踢就怎么踢。”  而在当时,现代足球开山祖英格兰的边锋,还只能守着两条边线来回冲刺,“WM”阵型被固守了20多年。  1950年,在巴西举行的第4届世界杯上,乌拉圭再次夺冠。乌拉圭的教练胡安·洛佩斯再次奉行“无为”战术,让运动员在场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是运动员的机敏,才能随机应变,足以使球队取胜。”他说。  冠军  1958年帮助巴西夺得第一个世界杯冠军时,贝利趴在队友迪迪的肩膀上动情哭泣的场景,已成经典。那一天,贝利只有17岁零239天,至今仍是在世界杯决赛进球的最年轻的球员。  贝利在决赛中挑过防守队员,凌空劲射得分,被戏耍的瑞典后卫佩尔林后来说,当时看到如此精彩的进球,他自己都情不自禁地想上前去祝贺贝利。  “球王”诞生的背后是“第二次足球革命”。此前的一次,是匈牙利创造的四前锋阵型,战胜了英国的“WM”阵型。  巴西在1958年将四前锋阵型发展为“424”阵型,两个中场分别是组织进攻的迪迪和擅长防守的济托。  “一个队的组成,重要的是挑选并配备好中场队员。历届冠军队都配备攻防协调的队员组成相对理想的阵容。”巴西著名教练卡洛斯·佩雷拉说。  1978年第11届世界杯,冠军阿根廷队的三名前卫被认为是一种理想的中场组合。肯佩斯是插上反击的攻击手,又是该届杯赛的最佳射手,技术全面的阿迪列斯以组织者姿态出现,体格强壮的加列戈则专职防守。  在夺得了历史上最多的5次世界杯冠军后,巴西将继续争取在本土夺冠。但这次巴西队的23人,却称得上有史以来最星光黯淡的一届。这是1994年以后,巴西队中第一次没有世界足球先生出场。  主教练斯科拉里的选择出人意料,他带上了7名中场,其中有4名防守型后腰。在5名前锋里,只有内马尔在知名的俱乐部踢球。  同巴西相反,阿根廷是一支明显“攻强守弱”的球队,中前场至少有7名声名显赫的进攻球员。“我希望能在决赛中遇到内马尔。”梅西说。  上一次阿根廷在本土夺冠,靠的是被马拉多纳称为“将阿根廷足球写入世界版图”的肯佩斯。肯佩斯参加了三届世界杯,除了在夺冠的1978年进了6个球外,其余两届一球未进。对于魔幻的南美大陆来说,“流星”一样的肯佩斯并不足为奇。  这也是梅西的第三届世界杯,前两届世界杯上,梅西总共进了一个球,但他已经证明自己不是流星,而是在苦等或空等一场加冕礼。  作为地球上最富于足球天赋的大陆,南美洲已不是前四次世界杯来临时的“新大陆”。  “面前有7层台阶,我们第一个迈上第一层,你不能跳级。”巴西主教练斯科拉里说。在揭幕战之前,耗时25分钟的“史上最短开幕式”中,一只硕大的足球出现在科林蒂安竞技场中央,这个足球由90000个LED灯组成,发出了7000尼特的亮度。  36年前,阿根廷军政府用3.5万吨小麦换来了世界杯,2014是巴西的大选之年,没有人比女总统罗塞夫更期待,世界杯能刺激这个国家每况愈下的经济。  在12日开幕当天,12个比赛城市的机场建设仅交出51.7%的进度。巴西政府为筹备世界杯宣布的87项工程,其中32项被排除,包括连接圣保罗与里约热内卢的高铁计划。  尽管在一片低迷中开始,但巴西还是把“战舞”放进了开幕式,大量的侧空翻、回旋踢以及倒立,将世界杯赋予了浓郁的南美风情。  这既是舞蹈,又是战斗。“南美足球在过去的30年很不景气,可能这届世界杯将会成为拉美足球复兴的最佳时机,不管是在足球上还是文化上。”足球评论员颜强说。

北京广告衫公司

北京工装订制价格

定做文化衫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