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帽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衣帽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雷劈虫咬寒风袭蜗居水闸房

发布时间:2020-03-04 18:10:08 阅读: 来源:衣帽架厂家

生活在九江县江州镇团洲村的六枝梅与女儿,在不足5平米且没有水电的水闸房里,躲过了十五年的风吹雨打。她们的房子在田园映衬下显得颇有些韵味,可生活的艰辛潦倒让母女二人狼狈不堪。《长江周刊》记者来到六枝梅家中时,六枝梅不幸被车辆撞伤,无良司机肇事后逃逸,此刻的她只能带着疼痛和无助卧病在床,静静等待女儿早日回家。

在不足5平方米的水闸房里,六枝梅母女过着艰难的生活。

开启了悲剧的男人

六枝梅是九江县江州镇团洲村一名普通农民妇女,十九年前的她和每一位农村女孩一样单纯地生活着。然而一个安徽男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六枝梅平静的生活。

这个男人名叫叶元生,十九年前他来到了团洲村,在当地四分厂当一名会计,在当地村民眼里是个条件不错的小伙子。1994年,六枝梅在村里女孩羡慕的眼神中嫁给了叶元生,据六枝梅回忆说:婚礼排场非常大,叶元生开来了大汽车将我从娘家接走。沉浸在幸福中的六枝梅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仅仅是悲情故事的绚丽开场罢了。

然而这段看似让村民纷纷羡慕不已的新人很快就结束了幸福的生活。1994年六枝梅怀上了叶元生的女儿,而叶元生却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多次向六枝梅提出将孩子打掉的要求。出于母性本能,六枝梅强行将孩子产下。

为何叶元生会如此强烈要求六枝梅放弃这孩子呢?六枝梅弟弟六军告诉记者,当时叶元生因为工作很忙暂时不想要孩子。

难道仅仅就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吗?知情村民一句插嘴道破了天机,他在安徽就已经有了孩子,再生孩子就会丢掉工作。叶元生与六枝梅结婚时,的确从未提及办理结婚登记。

在孩子出生前的日子里,叶元生每天都没有好脸色对待六枝梅,六枝梅在无限埋怨和谩骂中度日如年。

1995六枝梅的孩子叶明出世了,孩子的到来并没有让夫妻之间的矛盾有所缓解,反而变本加厉!叶元生的异常暴躁让六枝梅在泪水中坐月子。而此时的六枝梅怎么也没有想到,丈夫之后的举动竟然如此无情无义。

小叶明出生的第二个月,叶元生竟然绝情地抛下这对毫无任何生活来源的母女。之后的日子,六枝梅以泪洗面,怨恨充斥了她的世界。丈夫离开她的日子里,母亲和弟弟承担起了六枝梅的世界,饮食起居由娘家人全部承担。不久后,家人发现六枝梅的行为举止开始变得异常,语言逻辑上也混乱不堪。

百家饭喂大的女儿

叶元生离开后的三年里,不幸患上精神病的六枝梅带着女儿在叶元生单位宿舍。1988年的洪水将六枝梅的生活彻底撕破,洪水不仅将农田摧毁,同时将母女二人唯一的容身之所狠狠击碎。

六枝梅的家人中留在团洲村的只有弟弟和老母亲,生活窘迫的弟弟灾后重建起了一间小屋,可这间小屋对于弟弟的家庭和年迈的母亲来说已经太过拥挤了,无法再容纳六枝梅与她的孩子。

村里一间不足5平米的废弃水闸房吸引六枝梅的注意,从此这不足5平方米的空间就成了母女的容身之所,这狭小的空间承载了女儿全部的记忆。

当这个小小的身影徘徊在小村庄与水闸房里时,一些好心的村民产生了怜悯之心。瘦小的叶明成了村里每个人的孩子,她常接受村里人的恩惠:几块糕点、几个油饼、一些饭菜。因为叶明的乖巧她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一位村民大妈告诉记者,以前每到吃饭的时候我们总能看见小叶明坐在家门口,或是无助地等待,或是一个人蹲在地上玩,大家心里都特别难受,从那以后一些村民常会将孩子带到自己家吃饭。时间长了就养成了一种习惯,每次到了吃饭的时间,很多村民就开始惦记起了小叶明。

十五年来,这不足5平米的水闸房,让小叶明吃够了苦头,秋冬季刺骨的寒风从水闸房每个通风口钻进来,虽然用砖头勉强堵上,但一扇永远关不上的木门依旧肆虐着她们母女的身体,夺去她们微薄的体温,夏季每次下雨时各种虫子会使出浑身解数钻到这狭小的空间里来。

而最可怕的远不只这些,打雷的夜晚六枝梅和小叶明根本就不敢在水闸房里呆着,因为这间小屋子没有避雷针,经常会有雷电袭击她们。记者在现场看到该房屋多处有被雷电击中的痕迹。村民告诉记者,每到打雷的时候她们母女二人就拼命跑出这间屋子,然后躲在别人屋檐下,六枝梅娘家人和好心村民常会邀请她们进屋避雨,然而常遭六枝梅拒绝。

叶明逐渐长大了,她的身影也逐渐消失在这条街上,村民说这是因为小叶明自尊心逐渐在形成的原因,她越来越自卑了,她的朋友也越来越少了。现在的学生放假回到家里会有很多好吃的,还有空调、电脑、冰镇饮料,而小叶明回家只有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母亲和一张简陋的床。回到家里,她很少出门只能躲在这间没有水电小屋子里,夜晚时仅仅只能靠一盏自制油灯照明。附近热心村民知道女孩子逐渐长大开始爱美了,他们纷纷拿来家里的衣服给小叶明穿,但小叶明并没有因此活泼起来,反而越来越内敛含蓄了。

最近的一天,叶明像往常一样回家,钻到床上告诉妈妈自己大腿上长出一个瘤来,随后小叶明就哭了起来。妈妈见孩子如此伤心要摸摸她腿上究竟是怎样的瘤,小叶明拒绝说:给你看又用什么用,你又没有钱诊。孩子这句话让六枝梅十分伤心,孩子也放声大哭。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今年17岁的小叶明在九江某学校就读,由于家庭贫困学校免去了她的学费,现在每个月还能挣400元钱。然而400元对于一个要照顾母亲和自己衣食起居的孩子来说,这远远不够!

传递真情的村民

当《长江周刊》记者走进六枝梅简陋的房间时,六枝梅因前些日子被汽车撞伤被迫卧床休息。据记者询问得知她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记者扫视了屋内没有发现丝毫食物踪迹,除了一罐豆腐乳。

此时的她除了希望女儿早点回家外,还惦记她的2亩棉花地。丈夫走后,患上精神病的她并没有放弃养活女儿的念头,也没有依赖村民的施舍与同情。村里领导分给了她2亩地,目的是想让她能够劳动起来,整日在屋子里憋着只会加剧病情。

但村民告诉记者,她精神上已经出问题了没有能力耕作这2亩地,一件衣服她在河里能洗两个小时。一位好心的村民接管了她的2亩棉花地帮她耕作。而六枝梅需要做的仅仅是等棉花成熟时去采摘即可。还有一些村民将自己家棉花采摘交给她,以每亩为单位给予现金提成,当然村民的帮助远远不止这些。

村里给六枝梅的五保金从最开始的100元每年,提升至现在1000多元每年,今年村里送来了油、米,虽然外界给予很多照顾,但六枝梅依然过着潦倒的生活。

记者在村民陪同下来到弟弟六军家,六军的房子挤在左右两栋新房中间,他房屋的破败显得格外扎眼,房屋开始有倾斜迹象,不少地方砖块开始掉落,六军两个孩子都在念书,老大已经上高中了,家里除了一辆摩托车再也看不见其它值钱的东西。

六军及其母亲多次提出要六枝梅改嫁的建议,却屡次遭到六枝梅坚决反对,之后家人就只能放弃这个想法,默默在生活上给予六枝梅一些微薄补贴。

六枝梅在采访中多次强调,希望能找到小叶明的亲生父亲,让他补偿这些年的抚养费及损失费。而弟弟六军和村民认为,虽然他们没有结婚证,但孩子确实是他叶元生的女儿,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十多年来,六枝梅母女二人的遭遇牵动着村民的心,虽然村里和村民默默贡献自己的爱心,但对于正在念书且患有疾病的叶明来说还远远不够。

本刊记者杨军 见习记者倪晓锋

莱芜西服订做

滨州订制工服

河北工服

威海制作劳保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