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帽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衣帽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籍养父回应虐待质疑否认借孩子牟利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04:30 阅读: 来源:衣帽架厂家

外籍“养父”回应虐待质疑 否认借孩子牟利

2014年12月,美国男子雷蒙恩被志愿者质疑虐待其“收养”的多名中国孩子,其中一名叫做菲比的女孩的受伤离世或与其有关。但帮助雷蒙恩照顾孩子的志愿者对此进行否认。

时隔数月,回到中国的雷蒙恩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回应了关于此事的所有质疑,也讲出了“虐待”事件之外的无奈。

事件回顾 “养女”因病离世外籍“养父”遭质疑

2014年12月,8岁中国女孩菲比因十二指肠梗阻和肾部损伤病重住院,最终不治离世。她的外籍“养父”雷蒙恩被一些志愿者质疑未给菲比和他“收养”的另外11名中国孩子提供很好的生活条件。还有人质疑菲比受伤与雷蒙恩有关,警方随后介入调查。记者多方联系雷蒙恩,但未得到答复。

随后,一位和雷蒙恩长期照顾孩子的老人出面表示,菲比的伤并非雷蒙恩所致。几天后雷蒙恩接受央视采访时也否认自己“虐待”收养的孩子。但因雷蒙恩并没有正规的收养手续,志愿者担心孩子们不能得到教育并且在中国没有合法身份,不利于孩子成长,便将剩余的11名孩子送往北京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

接受专访 “我没伤害菲比,不是‘杀人犯’”

日前,雷蒙恩在丽都广场的星巴克接受了记者采访。正式采访开始前,雷蒙恩用流利的中文告诉记者,虽然在4个月前已经有志愿者帮他澄清了菲比的受伤与他无关,但他还是要自己再说清楚。“否则,还会有人把我当成杀人犯。”

采访期间,他不时操作小桌上的电脑,向记者展示他为孩子们拍摄的照片,脸上挂着微笑。

而一说起菲比,雷蒙恩总是皱起眉头;提及被指责“虐待”孩子,雷蒙恩常双手向外微张,轻轻摇头,说道:“这不是事实!事情为什么弄成这样?”

自称曾挽救被医生放弃的病童

雷蒙恩自称57岁,今年是他来中国的第30个年头。1985年,雷蒙恩作为留学生来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汉语。来华之前,他曾是一所学校的校长。

毕业后,除了在中国上班、经商,他还参加帮助孤儿的慈善活动。2002年,他的一位中国朋友发现了一位被遗弃的智障男孩并希望他收留照顾。犹豫再三,他留下了男孩,并对男孩身上的疾病进行了救治。

雷蒙恩称,后来的12年里,他又陆续“收养”过14个有先天疾病的孩子,他联系国内外的医生,为孩子们选择最适合的治疗方法,并为他们花费20多万美元做了16次手术。其中有个幽门闭锁的男孩,已经被医生“放弃”。但在雷蒙恩的坚持下,完成了最后的治疗。

雷蒙恩称,2004年10月初,一个脑后有大包的女孩被自己收留。有医生建议用针管抽取脓包,见效快但可能对孩子的大脑产生伤害。但雷蒙恩在咨询多位医生后,决定采取相对较慢但更安全的高压氧舱来治疗。在两个月内,他带着孩子每天往返于医院,直至她完全康复。

当面对那些脏器缺失、没有治疗希望的孩子时,他曾想过放弃。但有一次,一个孩子突然握住了他的手,他的这种念头就再没出现过。

回应质疑

关于菲比“我澄清了自己,心结却仍难打开”

法制晚报:菲比曾三次因肾部挫裂伤入院治疗,诊断书显示原因是“外力”,这引起志愿者对你的质疑。你认为菲比的去世和自己有关吗?

雷蒙恩:我只知道菲比是死于肠梗阻导致的一系列并发症。至于原因,菲比曾告诉我是自己骑车摔伤的。有志愿者告诉我可能是被另外两个男孩中的一人打伤,也可能两种原因都有。菲比的瘦弱则是发病导致的,尤其是后来患有肠梗阻后不能正行进食。

每年6月到9月初我要到美国的阿拉斯加打工。菲比发病的去年8月,我还没有回到中国,我不可能从美国伤害她。

法制晚报:现在想起菲比是什么心情?

雷蒙恩:十几个孩子里我最宠爱她,现在我澄清了自己,心结却仍难打开。

关于慈善“我个人从未接受过捐款”

法制晚报:有志愿者质疑你虐童,他们的理由是曾见到你对孩子们并不友善,而且给他们吃不健康的食物,看起来营养不良。顺义名都园小区有保安也看到你的那些孩子从垃圾桶里翻垃圾吃。

雷蒙恩:翻垃圾吃的是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孩子。我曾经多次告诉他不要翻垃圾,但他的思维不是正常人的,他有时候还会去翻垃圾。而且我不在的时候,阿姨们对他们的管理不那么严,他也有机会跑到小区里翻垃圾吃。

法制晚报:有志愿者说,一旦对孩子的境遇提出疑问,你就考虑搬家,甚至还威胁志愿者。他们的话是否属实?

雷蒙恩:这不是事实,我搬家是因为邻居投诉或是房东反悔。因为孩子比较多,有的邻居会觉得他们调皮、吵闹。

法制晚报:有人说你“收养”孩子并将孩子的照片放到网站上是为了赚钱?

雷蒙恩:这不真实,我个人从未接受过捐款。网站上没有捐助账号,也没有收款功能,怎么把钱给我?有些人希望捐款,我都是委托中国朋友转交到医院,直接用于孩子的治疗,没有治疗用途,一分都不要。

关于孩子“他们怕我是因为我管得很严”

法制晚报:我们接触过孩子们,他们告诉我们很怕你,为什么?

雷蒙恩:因为我管得很严。我不在的时候,他们有些秘密,怕被我发现而受到管教。例如有个别孩子有过偷盗行为,说害怕我之类的话,用可怜来索取东西。有一个孩子会要挟其他孩子帮他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并要求他们保密。

我提醒他们,你现在做这些没有问题,但再过几年,到18岁后,就违反了法律。有警察来管你们。我曾用剥夺和奖励奥利奥饼干来教育,也在他们做错事时打过他们的屁股。但孩子们知道我管他们是出于爱做的,希望他们能成长,我们都确信,我们是一家人。

法制晚报:有人认为虽然你“收养”了孩子们,但以你的经济和生活条件,这些孩子们不能得到很好的照顾,你怎么看?

雷蒙恩:我每年都要在夏天回到美国,到阿拉斯加打工修路或是修机场,偶尔也会到纽约去帮忙做生意,每年有6万美元左右的收入。除去路费和我在美国的生活费,还能剩下将近30万人民币。我曾经表示过,我的经济条件可以养20个孩子没问题。

关于“收养”“他们适合家庭教育,而且户口难办”

法制晚报:为什么不送孩子们去上学?

雷蒙恩:我支持孩子们去学校上学。但这些孩子有残疾,以我曾当校长的经验,将残疾孩子放到正常的孩子中间,会受到歧视、嘲笑。在街上,我们就曾遇到有孩子指着他们说:“看,他的嘴。”所以我认为,孩子们最适合接受家庭教育,而且孩子们也没有户口。

法制晚报:你是否试过给孩子们办户口?

雷蒙恩:户口是最难办的。我不知道在中国和哪些部门联系,需要通过我认识的中国朋友帮忙联系,而且,我每年都有半年多的时间不在中国,进度非常缓慢。按照目前办理户口的手续,我要把他们送到领养中心,再由领养中心分配给一些家庭养育并办理户口。但这样孩子可能就要和我分开,从情感上不容易接受,孩子们肯定也不干。

关于以后“已成立基金会,希望和民政部门合作”

法制晚报:孩子们被送到了救助保护中心后的日子里,你都在做什么?

雷蒙恩:我一直在联系一个美国医生来北京给孤儿、困难家庭做手术,其他的就是成立自己的基金会。现在我最迫切的愿望是能见到孩子们,能让他们回到我身边。

事发后,我曾去过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中心,希望见到孩子们,但当时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担心孩子们刚刚稳定,并开始适应新环境,见到我可能会导致情绪激动,所以没有答应我的请求。我跟他们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从记忆和情感上不能轻易放弃。希望孩子们在保护中心可以好好学习中文。如果他们回来,我会为他们提供比之前更好的教育,并且会尽快为他们办理户口。

法制晚报:以后还会在中国收养孩子吗?

雷蒙恩:我已经在美国成立了基金会,很快就可以正式开始运作,可以帮助更多的孩子,除了在中国开展服务,还将远赴非洲。我甚至以后希望可以与民政部门合作,继续帮助孩子,那就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文/记者范博韬

裸体美女图片

丝袜高跟鞋

性感美女写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