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帽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衣帽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山东大蒜电子盘重蹈覆辙5年间已发生数次崩盘木贼科

发布时间:2020-10-18 19:55:07 阅读: 来源:衣帽架厂家

山东大蒜电子盘重蹈覆辙5年间已发生数次崩盘

山东电子盘又出大事了,这次的大事依旧出在“大蒜”上。

“将近3亿元的投资款,转眼间就没了。”7月22日下午,来自山东省金乡县的6名在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以下简称“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做大蒜交易的投资商找到《华夏时报》记者反映,7月15日,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突然宣布平台整改,总经理李志胜随即“失踪”,后经查询,整个平台保证金仅剩900万元,2.9亿多元交易保证金被抽逃一空。

“目前行业急需建立一套多层次的监管体系,进一步明确行业规则。”中物联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流通分会秘书长周旭呼吁要向证券、期货业学习,“要建立第三方资金监管体系,以保证客户资金的安全。”

2.9亿元突然就没了

“求告无门。”来自金乡的投资者杨先生告诉本报记者,在山东省莱芜市(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所在地)那两天,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钱没了踪影”。

7月14日,因质疑期现价格背离和主办方随意发布公告,杨先生等30多个金乡县的投资人驱车赶到莱芜,向公司了解情况,但一直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当日晚间,让他们担忧的事情发生了:该市场发布公告称,将交易保证金比例从20%提高到50%,涨跌停板幅度不变。更让他们害怕的是,前期与他们接触的包括董事长刘天林、监事窦玮、总经理李志胜等高管手机不通,全部失去了联系。

与杨先生一起来反映情况的楚先生告诉本报记者,当天晚上,杨先生等人赶到莱芜市公安局报案,市公安局安排北孝义派出所负责处理此案件。

第二天(7月15日)一大早,杨先生等人根据办案民警的要求再次来到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办公地,现场的一幕让他们大吃一惊:一直等到上午9点20分,不仅公司所有高管的手机无法接通,而且办公场地大门紧锁,空无一人。

更让杨先生等人惊心的是,在交易市场无人办公的情况下,上午9时,他们的手机端显示,电子盘竟然开盘了,他们首先看到的是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发布的通知:“根据山东省金融办公室《关于督促对涉嫌违规从事标准化合约交易的机构进行整改的通知》的指示,将按照相关规定对交易市场进行整改,7月15日为该市场所有合约的最后交易日,当日合约的涨跌幅调整为18%。”

18%的涨跌幅是什么概念?该市场此前涨跌幅限制为5%,保证金比例20%。14日,该市场主力合约跌幅超过2%,部分投资者保证金已经出现不足。如果15日再跌18%,几乎所有多头都会爆仓,部分投资者甚至将出现“倒欠”的现象。

“开盘后盘面全线跌停,到15日上午9点12分已经跌到2231元,这时候交易客户端已经无法登陆。”楚先生告诉本报,当天山东省内另外两个大蒜电子盘的盘面价格是3100元左右,这个价格才是正常的价格。

9点刚过,为加重仓位并护仓,7月14日及15日上午8点30分前分两次再次向账户打入9.42万元资金的黑龙江投资者曲家洪彻底惊呆了:7月14日还属于平衡的账户,护仓资金全没了,现在显示亏损14万余元,仓位大部分被强制平掉。

更加诡异的是,中午11点半,正是各类交易场所午间停盘的时间,“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却开盘了,并开始大规模强制平仓;至下午3点,本该是停盘时间,“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却仍在交易,还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22分。

“肯定是后台操作。”杨先生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证据是,直到15日晚上9点多,还发生了一笔平仓交易。

对于大部分投资人来说,因为前一个交易日已经下跌超过2%,15日再次下跌18%,20%的保证金已经归零。

楚先生提供给本报记者的照片资料显示,“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最后一次公布投资者保证金账户余额是在7月10日,当时显示有两个账户,其中工商银行(601398,股吧)账户余额2.88亿元,农业银行(601288,股吧)账户余额1077万元。

7月15日上午,投资者查询到的情况是,这两个账户的余额仅有1000多万元,余下的资金“不翼而飞”。这一天,他们得到一个更让他们恐惧的消息,李志胜已经“跑路”逃往国外了。

当天下午,投资者们的担忧在莱芜市公安局北孝义派出所得到证实: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工商银行账户余额仅剩900余万元,农业银行账户余额仅剩300余万元。而且,资金并不是在近两天转移出去的,而是在此前早已陆续转出,公安机关只能逐笔调查资金流向。

“投资最多的有2000多万元,1000多投资人里面80%是我们金乡人。”楚先生告诉本报记者。金乡是中国最大的大蒜产区,大蒜产量约占国内总产量的60%以上。

山东省商务厅的麻烦

自2009年以来,山东省已发生数次电子盘崩盘事件,导致数千人数十亿元的财产损失。在这种情况下,为何还会有这么多人“一意孤行”?

“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是由山东省商务厅主办的,我们是冲着这个才进来投资的。”7月22日下午4点20分,金乡的投资者周先生在位于济南市历阳大街的山东省商务厅一楼大厅对本报记者说道。与他一起向山东省商务厅要“说法”的60多名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投资人几乎占领了整个大厅。

周先生等投资人认为,山东省商务厅就是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主办方。

7月23日凌晨,本报记者查阅其官方网站发现,其企业简介的表述为,“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是由山东省商务厅主办,中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中商’)和莱芜嘉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芜嘉禾’)共同承办”。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中商的注册地址为济南市历阳大街6号4楼,与山东省商务厅是同一栋办公大楼。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投资人保证金账户的户名即山东中商。

同时,山东中商的董事长此前为刘天林,而投资者们并不知道刘天林在今年3月已经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新的董事长为魏玉超。公开资料显示,刘天林曾任山东省商务厅机关服务中心主任,魏玉超曾在2010年被评为山东省商务厅优秀共产党员。

山东省商务厅办公室副主任金晓锋7月22日下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是由商务厅主办的说法。他告诉记者,刘天林、魏玉超确实为商务厅人员,但两人已经因为其他原因被“双规”,其在山东中商的行为属私人行为。

但前来要说法的投资人告诉本报记者,当时之所以敢投资,主要是因为投资前他们几乎无一例外被邀请到山东省商务厅办公大楼参观,“刘天林也亲自出面介绍情况,这不能不让人相信他们介绍的是事实。”

山东省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山东中商注册资金1600万元,第一大股东为山东国际商务有限公司,持股51%。山东国际商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刘天林。

金晓锋告诉本报记者,案发后,山东省商务厅高度重视,立即赶到莱芜市了解情况。他掌握的情况是,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实际运营人是李志胜。

刚刚从香港赶回济南处理此事的窦玮解释,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平台的建设外包给莱芜嘉禾,其运营主体也是莱芜嘉禾。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农产品电子盘以山东中商与莱芜嘉禾两家公司名义合办,两公司又均为李志胜等出资成立。工商资料显示,2013年1月份,李志胜成立了上述莱芜嘉禾电子公司,注册资本1600万,经营范围包括“网上提供农产品信息服务”,同时,李志胜是山东中商第二大股东。

“目前案件已被山东省公安厅列为重点督办大案,责成莱芜市公安局查办。”金晓锋告诉本报记者,山东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在工行、农行开立的两个账户已被莱芜市公安局查封,账面结余资金共约1300多万元。金晓锋掌握的最新消息是,其两个主要操盘人何苗与李志胜均已被警方控制。

面临再“洗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乎就在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案发的同时,山东另一家大蒜电子盘也出事了。一位在山东农产品电子盘损失40多万元的青岛投资人周先生告诉本报记者,自7月15日开始,青岛金智发已经连续多日不能正常出金。他在这里的投资有60万元。7月19日,青岛金智发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故整顿重组,自7月21日起停盘,重组方案将于本周公布。

“这两天金智发的代理商已经开始组织投资人来青岛维权。”周先生告诉本报记者,青岛金智发涉及的资金要比山东农产品电子盘高出不少,大约4亿元左右。

让投资者看不明白的是,电子交易市场的资金本应由银行监管,但他们调查的结果是,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第三方存管机构居然是山东中商。

如果严格按照“38号文”整改,大部分大宗商品交易场所将难以存活,但标准化合约、电子撮合等交易模式仍然盛行。在锐财经分析师刘江远看来,在地方政府监管不力的情况下,出问题的几率会增大。

“有两点是很致命的,一个是涉嫌自身参与交易,操纵市场;另一个是客户保证金的去向,流向哪里了?是不是已经流向境外?”在刘江远看来,山东农产品电子盘的情况远远不止违反“38号文”那么简单。

一个佐证是,根据国家整顿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的“38号文”,山东(不包括青岛)保留了10家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山东农产品电子盘并不在保留之列。

在今年6月底公布的通过全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检查验收(除天津、云南)的、省(区、市)级政府相关职能机构审批通过的交易场所中,青岛地区各类交易场所有23家,青岛金智发并不在该名单中。

本报得到的最新消息是青岛金智发7月24日在丰县同仁聚大酒店研讨重组方案。

苏州治疗男科疾病医院哪家好

北京前海股骨股头医院怎么样

治肺心病哪家好

治早泄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