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帽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衣帽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谁动了我的粮价小麦等农作物涨声一片【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1 16:53:34 阅读: 来源:衣帽架厂家

7月14日下午4点,小暑已过,天气燥热。望着家里堆放着的上千斤小麦,渝北区茨竹镇的村民刘小琼对着老公不停嘟囔:“这次别再急着卖了。上次你就卖亏了。”丈夫吴启富不服气地说:“谁知道小麦价格涨这么快。当初还不是你催着我,说什么今年的价格比过去已经涨了不少。”

如今,重庆的夏粮收购热火朝天。只是,像吴启富、刘小琼这样观望犹豫、待价而沽的农户越来越多。

“涨”声响起来

长期以来,中国实行低粮价政策,再给农民各种补贴,因而小麦等大宗农产品的价格一直不温不火。进入2010年,这个沉寂已久的市场终于响起一片“涨”声。

7月初,重庆市物价局公布了《上半年重庆主要农作物价格运行情况及后期走势预测》。今年上半年,我市水稻、小麦等农作物平均收购价格一路上行,水稻平均收购价为1.88元/公斤,小麦1.78元/公斤,较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上涨了7.18%、9.03%,其中玉米价格涨幅较大,平均收购价格为1.91元/公斤,同期相比上涨25.94%。

在小麦主产地河南、山东,国家粮食收储的头号主角——中储粮不得已悄然停止收购小麦。“此举意在为市场降温,平抑小麦价格。”公司负责人透露,在新麦上市价迅速“破一元”之时,中储粮不得不暂时退出眼下这场日趋火爆的争购。

粮食价格的上涨效应在资本市场被进一步放大。金健米业、北大荒、维维股份等粮油题材股票不断冲击涨停板。金健米业更是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抛出房地产业务,专攻粮油市场。

20年前,包娜娜的一曲《掌声响起来》唱遍大江南北。这一会“涨”声响了起来,但不知是否真能“我心更明白”?

多重因素推粮价升高

对于粮价上涨的原因,市物价局负责人分析说,我市上半年主要农作物整体上涨与气候异常有一定关系。去年下半年西南大旱,多数地区都是重旱或特旱级别,加之今年年初我市出现冷冻多雨的异常气候影响,增加粮食减产的预期,导致部分农作物价格上涨。

国家统计局7月12日发布的公告也印证了“恶劣天气致夏粮减产”的说法。

根据对夏粮主产区抽样调查和非主产区统计,2010年全国夏粮总产量为12310万吨,比上年减少39万吨。这也是中国7年来首遇夏粮减产。

重庆大梁粮油公司总经理郑源称,除了天气原因,劳务成本、种苗价格的上升,也抬高了夏粮收购价格。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今化肥、农药都涨价了。按1亩小麦计算,肥料大约300元,农药40元,种子大约30元,水电费100元,播种15元,收割50元,累计1亩地成本535元。而1亩大约收800斤。“要还按往年1元/斤的收购价,1亩小麦净收入260元,农民还能有什么积极性?10%的涨幅,也就差不多抵消了化肥、农药增加的成本。”

“此外,过去只有中储粮一家收购,今年政策放开了。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华粮物流集团公司以及益海嘉里等外资企业都进入了收购市场。竞争让农民的选择更多,有了‘价比三家’的可能。”郑源这样说道。

小麦难现大蒜疯狂

大蒜等农产品价格疯涨的往事犹在眼前,小麦是否会重蹈覆辙?

昨日,记者走访了重百、永辉等多家超市,发现富强粉的均价约2元/斤,晚籼米1.8元/斤。尽管比几个月前有所提高,但幅度并不大。一位市民说道:“涨这点钱比起大蒜、绿豆,简直是毛毛雨。要不是看新闻,自己真还没觉察到面粉、大米涨价了。”

在大蒜、绿豆炒作行情中屡屡被人诟病的“游资”,这次却显得很沉寂。采访中,不论政府官员还是专家学者都异口同声地表示,国家对于小麦等大宗农产品监管甚严,游资炒作这些产品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在盘溪农贸市场,一位曾在大蒜涨价行情中发了财的商家说道:“小麦可不是大蒜。上头有政府盯着,中间还得面对中储粮这些大鳄。谁也没实力去玩这种游戏。”

炒家不为所动,甚至普通农户也没有喜上眉梢。吕洲是在茨竹镇一带颇有名气的粮贩子,他告诉记者,今年夏粮收购价格上涨,农民的惜售心理比较严重。但还谈不上调动起多少积极性,更没听说哪家准备明年多种粮的。“毕竟就按现在的价格算,种粮的收益也比种经济作物或外出打工差远了。”

后市或趋于稳定

中国此前拥有粮食连续六年增产的丰厚家底,对于今年粮价的小小波动,自然不会过于忧心。

市物价局负责人预测,随着收储截止日期的临近以及天气的好转,我市水稻、玉米等主要农作物上市数量有望增加,预计后期价格会在维持上半年的价位的同时呈现逐步稳定的趋势。

对于粮价上涨是否会引发整体通胀的忧虑,着名“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近日撰文指出,历次通胀不仅不是粮食价格上涨引起和推动的,反之,每次通胀出现后,都是随着粮价补涨而转向稳定。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也认为,粮价上涨通胀不一定恶化。即便是粮食价格出现一定幅度的上涨,考虑到其他一些食品价格还是处在一种比较低或者是在下跌的状态,所以,只要国家调控措施得当,三季度即便是物价出现一定程度的上涨,最高幅度恐怕也不会突破5%。

从农民增收的角度,粮价上涨则是农民年年盼的好消息,也是国家鼓励农业发展的大方向。李昌平认为,过低的粮价反而加剧了通胀的后果。低粮价导致农民收入减少,购买力下降,以至农村市场萎缩。

然而,历史的经验却表明,价格上涨往往是中间商获益颇丰,但粮农收益有限。即使粮价上涨,农民增收的幅度也是有限的,而真正增收的却是粮食加工环节和流通环节,甚至很多市场炒家。因此,在此轮粮价上涨的过程中,众多“三农”问题专家都认为,不要动不动就平抑农民手中的粮价,而应该平抑从粮商到餐桌的“链条暴利”。

相关阅读